五味堂中醫氣功普教網  
歡迎您光臨 五味堂 (www.eqgnsl.icu)濟世之道,莫先于醫;療病之功,莫先于藥……五味堂 宗旨:【傳承中醫中藥國粹,弘揚氣功武術瑰寶——致力于全民健康!】五味堂網站是提供傳統中醫養生保健知識、經方秘方驗方、中藥草藥知識、醫療保健氣功、武術氣功、傳統拳械、易學邊緣知識等,供網友、會員繼承、應用、研究、發揚祖國傳統優秀文化的網上交流平臺……網站正在逐步建設完善,現已開放注冊,歡迎有志于振興中醫、弘揚國粹的同仁蒞臨指導交流,共同研討、提高。也歡迎所有信任和支持傳統中醫藥、民間中草藥、武術氣功的朋友經常來 五味堂 了解、學習、交流。祝大家健康快樂 ^_^
..
..
..
點擊交談..
..
..

論壇帖子內容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read Content
祖國醫學先天心腎和后天脾土之相互關系(吳佩衡 著)
作者 五味堂主   查看 89358   發表時間 2007/12/14 12:26  【論壇瀏覽】

祖國醫學先天心腎和后天脾土之相互關系

吳佩衡 著


宇宙自然界是一個整體,先有天地,然后方有水火與金木,此為土生四象之論據。中土如軸,四象如輪,軸輪旋轉不息,即成為宇宙間之圓運動。天是一個大宇宙,人是一個小宇宙,所以有天人相應之說。因此,學習祖國醫學,應先明確宇宙自然界之運動,陰陽六氣之變化,五行生克之運行,再結合人身陰陽、五行、六氣之相應,分析生理、病理、藥物及治療。如此,則易升歧黃之堂奧矣。

其次學習祖國醫學,如果不將先后天之關系徹底了解,則在辨證診治上,不但療效不高,抑且容易誤治而變證百出,因為先天心腎,是人身中最寶貴之主要生命線,而后天脾腎,也是人身中最寶貴之次要生命線,先后天是緊密聯系而不可分割的一個整體,決不可只強調任何一方面,而忽略另一方面。現在分析如下:

一、理論根據

黃元御所著《少陰君火論》云:“熱者少陰君火之所化也,在天為熱(日),在地為火,在人為心。少陰以君火主令,手少陰心火也,足少陰腎火也,功大異氣,而以君火統之。緣火位于上而生于下,坎中之陽,火之根也。坎陽升,則上交離位而化火,火生于水,是以癸水發氣于丁火,水化而為火,則寒從熱化。故少陰之氣,水火并統,而獨以君火名也。君火雖降于手少陰(心),而實升于足少陰(腎)。陽盛則手少陰主令于上,而癸水亦成溫泉;陰盛則足少陰司氣于下,而丁火遂為寒灰。以丁火雖司氣化,而制勝之權終在癸水,所恃者,(火)生土以鎮之,但土雖克水,而百病之作,率由土濕,濕則不能克水而反被水侮。土能克水者,惟傷寒陽明承氣一證,其余則寒水侮土者,十九不止。土潰則火敗,故少陰一病,必寒水泛濫而火土俱負,其熱然也。至于上熱者,此相火之逆也。火中有液,癸水之根,相火上逆,災及宮城,心液消亡,是以熱作。凡少陰病熱,乃受累于相火,實非心家之過,而方其上熱,必有下寒,以水火分離不交也。見心家之熱,當顧及腎家之寒,蓋水火本交,彼此相交,則為一家,不交則離析分崩,逆為冰炭,究之火不勝水,則上熱不敵下寒之劇,不問可知也。血根于心而藏于肝,氣根于腎而藏于肺。心火上熱,則清心家之血;腎火下寒,則暖腎家之氣。故補肝之血則宜溫,補心之血則宜清,補肺之氣則宜涼,補腎之氣則宜暖,此定法也”。

解《太陰土論》云:“濕者,太陰土氣之所化也。在天為濕,在地為土,在人為脾。太陰以濕土主令,辛金(肺)從土而化濕;陽明以燥金主令(大腸為燥金),戊土從金而化燥(戊土即胃土也),己土之濕為本氣(脾),戊土之燥為子氣,故胃家之燥,不敵脾家之濕(子不敢逆母命),病則土燥者少,而土濕者多也。太陰主升,己土升,則癸水與乙木皆升,土之所以升者,脾陽之發生也。陽虛則土實而不升,己土不升,則水木陷矣。火金在上,水木在下,火金降于戊土,水木升于己土,戊土不降,則火金上逆,己土不升,則水木下陷,其源總由于濕盛也。陰易盛而陽易衰,故濕氣恒長,而燥氣恒消,陰盛則病,陽絕則死,理之至淺,未嘗難知,后世庸愚,補陰助濕,瀉火伐陽,病家無不夭枉于滋潤,此古今之大禍也”。

解《陽明燥金(燥土)論》云:“燥者,陽明金氣之所化也。在天為燥,在地為金,在人為大腸。陽明以燥金主令,胃土從令而化燥,太陰以濕土主令,肺金從令而化濕。胃土之燥,子氣而非本氣,子氣不敵本氣之旺,故陰盛之家,胃土恒濕。肺金之濕,母氣而非本氣,母氣不敵本氣之旺,故陽盛之家,肺金恒燥。太陰性濕,陽明性燥,燥濕調停,在乎中氣。中氣旺則辛金化氣于濕土,而肺不傷燥,戊土化氣于燥金,而胃不傷濕;中氣衰則陰陽不交,而燥濕偏見:濕勝其燥,則飲少而食減,溺澀而變黃;燥勝其濕,則疾饑而善渴,水利而便堅。陰易進而陽易退,濕勝者常多,燥勝者常少,辛金化濕者十之八九,戊土化燥者百不二三。陽明雖燥,病則太陰每勝,而陽明每負。土燥而水虧者,傷寒陽明承氣證外,絕無而僅有,是以仲景垂法,以少陰負趺陽者為順,緣火盛則土燥,水勝則土濕,燥則克水,濕則反為水侮,水負則生,土負則死,故少陰宜負,而趺陽宜勝。以土能勝水,則中氣不敗,未有中氣不敗而人死者。醫家識燥濕之消長,則仲景堂奧,可階而升矣”。

《中氣論》又云:“脾為己土,以太陰而主升;胃為戊土,以陽明而主降。升降之權,則在陰陽之交,是謂中氣。胃主受盛,脾主消化,中氣旺則胃降而善納,脾升而善磨,水谷腐熟,精氣滋生,所以無病。脾升則腎肝亦升,故水木不郁;胃降則心肺亦降,故金火不滯。火降則水不下寒,水升則火不上熱。平人下溫而上清者,以中氣之善運也。中氣衰則升降窒,腎水下寒則精病,心火上火而神病,肝木左郁而血病,肺金右滯而氣病。神病則驚怯而不寧,精病則遺泄而不秘,血病則凝瘀而不流,四維之病,悉因于中氣。中氣者,和濟水火之機,升降金木之軸,醫書不解,滋陰瀉火,伐削中氣,故病不皆死,而藥不一生。蓋足太陰脾以濕土主令,足陽明胃從澡金化氣,是以陽明之澡,不敵太陰之濕,及其病也,胃陽衰而脾陰旺,十人之中,濕居八九不止也。胃主降濁,脾主升清,濕則中氣不運,升降反作,清陽下陷,濁陰上逆,人之衰老病死,莫不出此。以故醫家之藥,首在中氣,中氣在二土之交,土生于火,而火死于水,火盛則土燥,水盛則土濕,瀉水補火,扶陽抑陰,使中氣輪轉,清濁復位,卻病延年之法,莫妙于此矣”。

二、個人體會

依照以上論據,我認為先天心腎為母,后天脾胃為子,君火生脾土,相火生胃土,君火為主,相火為輔,相火必須聽令于君火,君火煊耀,則相火潛伏而腎臟溫,坎水上升而心臟涼。凡陽盛健康之人,其手少陰丁火主令于上,則足少陰癸水不寒而溫;陰盛衰弱之人,則足少陰盛水司氣于下,而手少陰丁火亦將熄滅。君主健強,則水火既濟,內臟安謐;君主衰弱,則水火不濟,內臟失調。《素問.靈蘭秘典論》云:“心者君主之官,神明出焉。”“主明則下安。”“主不明則十二官危”。《陰陽應象大論》云:“壯火之氣衰,少火之氣壯,壯火食氣,氣食少火,壯火散氣,少火生氣”。李念莪注曰:“火都陽氣也,天非此火(即日光),不能發育萬物,人非此火(君火和相火),不能生養命根,是以物生必本于陽,但陽和之火則生物,亢烈之火則害物,故火太過則氣反衰,火和平則氣乃壯,壯火散氣,故曰食氣,少火生氣,故云食火。”又曰:“陽氣者,身中溫暖之氣也。此氣絕,則身冷而斃矣。運行三焦,熟腐水谷,疇非真火之功,是以內經諄諄反復,欲人善養此火,但少則壯,壯則衰,特須善為調劑。世之善用苦寒,好行疏伐者,詎非歧黃之罪人哉?”由此可見,壯火乃邪火,而非真火也(如溫病,暑病,瘟疫病,傷寒陽明白虎、承氣證,濕熱,陽燥癥等之邪火)。少火乃心臟之君火,腎臟之命門火,乃少陽相火等,即真陽之火而非邪熱壯火也。邪熱之壯火,必須消滅,真陽之少火,則決不可損也。

凡心腎健旺之人,則消化力強,因少火生氣,子食母乳,娘壯兒肥;心腎衰弱之人,則消化力弱,脾胃病較多,因少火弱,生氣少,娘衰兒瘦,乳哺不足也。因此,有實則瀉其子,虛則補其母之義。世之患脾胃病,消化不良,或上吐下瀉,以及痞滿腫脹等證,雖屬于后天脾胃之疾,而先天心腎之衰弱,實為主要原因。如只重視后天之調理,忘卻先天心腎之關系,徒治其末,忽略其本,病輕或有效,病重則無益而有損。但是,如只重視先天心腎,而忘卻后天脾胃,亦屬片面看法。因中氣如軸,四象如輪,可見其關系之密切。若只知后天,猶如有軸無輪,若只知先天,又如有輪無軸,均不可能成其為整個圓運動之作用矣。在先后天之統一體中,若無水火之升降,焉有四象如輪之旋轉。因此,君火旺,則相火從令而潛藏,蒸水化氣而生津;君火弱,則相火違令而僭露,寒水泛濫而成災。水底寒,則龍雷升,陰霾彌漫;水底溫,則龍雷潛,天朗氣清。易曰:“陽生陰長,陰長陽消。”“天一生水,地二生火。”即天地交泰,坎離相交,水火既濟,萬物皆春矣。

《素問.陰陽應象大論》云:“能知七損八益,則二者可調;不知用此,則早衰之節也。”李念莪注曰:“二者陰陽也,七損者陽消也,八益者陰長也,生從乎陽,陽懼其消也,殺從乎陰,陰懼其長也,能知七損八益,察其消長之機,用其扶抑之術,則陽常盛而陰不乘。二者可以調和,常體春夏之令,永獲少壯康強,是真把握陰陽者矣。不知用此,則未央而衰。”《中藏經》云:“陽者生之本,陰者死之基,陰宜常損,陽宜常益,順陽者生,順陰者滅。”此數語亦可作七損八益之注。

陳修圓云:“金元四家,各執己見。劉河間書,雖偏苦寒,尚有見到之處;朱丹溪雖未究源頭,卻無支離之處;張子和則瑕瑜參半;最下是李東垣,樹論以脾胃為本,立方以補中為先,燥烈劫陰,毫無法度。”此乃陳批評李東垣,只重視后天脾胃之中氣,而忽視先天之元氣,此種看法,頗有卓見。

茲引數方說明先后天之關系:

桂附理中湯:如久瀉不愈,完谷不化,或久痢紅白,并因此影響面足浮腫,或腹中鼓脹,食思精神缺乏者,服之頗效。緣此方是脾腎兩補,先后天并固。方中理中湯溫固脾胃之中氣,肉桂強心,壯君火主令于上;附子固腎,溫癸水補命門,扶少火而生氣。故其效卓著。如獨用理中湯,或四君子、六君子、歸脾湯等,專補后天脾胃之中氣,是否能制寒水補少火而使病痊洤愈,尚屬疑問。又如四逆湯與通脈四逆湯,均為姜附草三味藥物,亦是先后天脾胃兼顧之方,能治幾百種寒濕或虛寒大病,因病加減,應用無窮,不但奇效,且有起死回生,卻病延年之功。此方以附子強心而暖腎水,回陽生津,而固腎氣。干姜溫胃土之降,甘草補脾土之升,升降自如,水火既濟,故成為整個圓運動之動力。運動既圓,則邪去正復,回春而延年矣。如將此方分成三個方劑,1.干姜附子湯,2.附子甘草湯,3.甘草干姜湯。各方亦是先后天并重,其變化治法,又有分別不同之義也。類此者太多,僅舉一二方以為例。

以上三方之作用,均為扶陽抑陰,益火之源,以消陰翳,補少火而生氣,故為先后天并重之方。至于大承氣湯之作用,則為扶陰抑陽,壯水之主以制陽光,即瀉壯火以免食氣,亦為先后天并重之方也。證諸瘟疫病之陽明腑證,《傷寒論》陽明宜下證與三焦下證以及少陰三急下證等,均屬于邪火內盛,亢陽灼陰,真陰涸竭,即為壯火食氣之例子,茍不急欲撲滅此邪火,至將真陰灼盡,只有火而無水,孤陽不能獨立,頃刻亡陰而死矣。在治療上速用此湯急下,猶如釜底抽薪,承接真陰而制亢陽,其效昭著,而有起死回生之功。如以六味地黃湯壯水之主以制陽光,則猶杯水車薪,或用犀角地黃湯,犀角黃連湯清火解熱,而不能下燥結,則難制陽光而瀉壯火。據余經驗,以上各方,決不如大承氣湯僅硝、黃、枳、樸四味之效高而準確。因方中大黃性味苦寒,清手少陰之火,下陽明之燥結而救真陰;芒硝性味咸寒,軟堅潤下,補足少陰之水,而潤燥結;枳樸之苦降行滯,協助加強硝、黃急下之力。因病加減,又可變出許多方劑,其下法自有不同也。此方如去芒硝,名小承氣湯;去枳、樸加甘草,名調胃承氣湯;去枳、樸加甘遂,名大陷胸湯。又如小承氣湯、厚樸三物湯及厚樸大黃湯,三方均有枳實、厚樸、大黃三味藥品,但因份量輕重不同,則下法又有差異。小承氣湯是下結糞,即蕩實微和胃氣而下小結,故以大黃為君,氣藥為臣(大黃四兩、厚樸二兩,枳實三枚大者炮)。厚樸三物湯是下氣,意在行氣,故以厚樸為君,瀉藥為臣(厚樸八兩,大黃四兩,枳實五枚)。厚樸大黃湯是下水,系支飲停胸致胸中滿,上焦不通之證,故用本方調上焦之氣,使氣行而水亦行也(厚樸一尺,大黃六兩,枳實十四枚)。

三方藥品雖同,而分兩與主治不同,學者宜細心研究,前法是大補少火而生氣,即虛則補其母之義;后法是大瀉壯火以免食氣,即實則瀉其子之義。證狀不同,法治懸殊,略述一二,聊供學習之參考。


吳佩衡編 時年七十五
一九六一年五月十三日于云南中醫學院


序號 評論者 共有評論 1   【論壇瀏覽】  【發表評論】 評論時間
1 紫色風靈 謝謝樓主分享,學習了 2008/6/15 21:16
 共有評論數 1  每頁顯示 10
頁碼 1/1  |<  <<   1   >>  >| 
Powered by DiY-Page 5.3.0 © 2005-2019
七星彩生日号码中奖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