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味堂中醫氣功普教網  
歡迎您光臨 五味堂 (www.eqgnsl.icu)濟世之道,莫先于醫;療病之功,莫先于藥……五味堂 宗旨:【傳承中醫中藥國粹,弘揚氣功武術瑰寶——致力于全民健康!】五味堂網站是提供傳統中醫養生保健知識、經方秘方驗方、中藥草藥知識、醫療保健氣功、武術氣功、傳統拳械、易學邊緣知識等,供網友、會員繼承、應用、研究、發揚祖國傳統優秀文化的網上交流平臺……網站正在逐步建設完善,現已開放注冊,歡迎有志于振興中醫、弘揚國粹的同仁蒞臨指導交流,共同研討、提高。也歡迎所有信任和支持傳統中醫藥、民間中草藥、武術氣功的朋友經常來 五味堂 了解、學習、交流。祝大家健康快樂 ^_^
..
..
..
點擊交談..
..
..

論壇帖子內容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read Content
回憶吳棹仙老師
作者 蘇北一醫   查看 7182   發表時間 2007/3/11 20:25  【論壇瀏覽】
唐玉樞

吳棹仙(1892—1976),名顯宗,四川巴縣人。幼承庭訓,攻四書五經兼習醫學。青少年時代曾先后就讀于重慶巴縣醫學堂、重慶官立醫學校,重慶醫學研究會公立醫校、重慶存仁醫學校,精研醫學經典,深得內江名醫王恭甫器重。后從針灸大師許直乃(立衣旁)游,得“子午”、“靈龜”針法秘傳。為求中醫學術之生存與發展,自奉克儉捐資,先后創辦重慶“國醫藥館”、“國醫傳習所”、“重慶中醫院”、“巴縣國醫學校”、“蘇生國醫院”、“重慶中華醫藥科學講習所”等,深受醫界贊許。建國后,任教于重慶中匡進修學校,出任過重慶市第一、第二中醫院院長以及成都中匡學院醫經教研組主任、針灸教研組主任等職,并先后被選為四川省政協第二居委員會委員、四川省第三屆人大代表等。畢生治學嚴謹,崇尚實踐,經驗豐富,醫理精深,長用經方,執醫業六十余年,屢起沉疴,為當代知名的經方學家。著有《子午流注說難》,《醫經生理學》、《醫經病理學》、《靈樞經淺注》等書。一九五五年冬出席全國政協會議期間,獻《子午流注環周圍》于毛主席□主席,受到主席嘉勉。除精通醫學外,又工書法,通音韻,精詞章,著有《聽秋聲館》、《性靈集》、《養石齋詩稿》等。

吳棹仙老師出生在叫川省巴縣一個耕讀世家。父名俊生,對經學頗有研究,因不滿科舉,灰心仕途,中年棄儒從同鄉李同慶公習醫。學業有成,遂懸壺涪州(今涪陵縣)龍潭場,診余則課子四書五經,兼授醫學,以陳修園公余十六種為教材,命先師誦讀。如是二年,先師對《傷寒論淺注》正文與注釋,皆能背誦,為以后走上醫學道路奠定了基礎。

一九零五年,光緒帝迫于時勢,廢科舉,興學校,企能勵精圖治。官府將重慶“巴縣字水書院”改為“巴縣醫學堂”,通知各州、縣學生報考,每州縣擬錄取五名。時值天暑,長江漲水停渡,水退后考試已畢。由于情況特殊,學校準先師補考,題為“學醫為謀生、為濟世而試言其理”。先師一揮而就云;“學醫為濟世而后謀生”,并引《傷寒論·自序》:“上以療君親之疾,下以救貧賤之厄,中以保生長全,以養其生”等語詳加論述。主考陳蔚然公嘉而預取之。復試時,監學唐德府公抽試《傷寒論》第六條,先師不僅背誦了第六條正文,而且將注釋亦全部背誦,結果名列前茅,得優先錄取。入學后,先師埋頭苦讀,爭分惜秒,不事冶游。時重慶風光秀麗,市場繁華,但先師從不涉足其間,即令節、假日也在學堂圖書室中,先后瀏覽了清朝二百余年間刊行的五十四家醫學叢書。一九零八年考試,全校學生成績皆優,首批結業。府官詳閱試卷后,嘉獎該學堂,以每張田契加四厘銀子為該學堂經費開支,遂改名為“重慶官立醫學校”以培養師資,先師又升入“師范班”。其時,課程有《內科》、《外科》、《內經》、《傷寒》、《金匱》、《診斷》、《藥物》,還有《新內經》(相當于現代的生理學、解剖學),任教者則為當時省內秀才或儒生而精醫之名流。學校尊師重道,課堂講授,秩序井然。先師對講授《內經》有多處不同看法,均寫成質疑論文,與好友彭篤生等共同討論分析,直到深刻理解為止。該校附設有治療所,在老師的指導下,每個學生都要在治療所實習。應用理,法、方、藥,辨證論治。正確者,發給合格證,差者繼續跟師臨證。先師常說:這種帶徒方法最好,理論聯系實際,不致出現“學醫三 年,便謂天下無病不治,及至臨證三年,又謂天下無藥可投”的情況。

一九一六年,重慶警察廳在學院街天符廟對開業醫生考試,合格者二百零二人中,先師名列第三。捷傳家中,其祖父海帆公喜曰:“十載寒窗,一舉成名,吾家繼起之秀也。”從此,先師正式行醫。

救死扶傷醫德高炤

先師六十余年的醫事活動中,員感人的是他高尚的醫德。他常以“危而不救,何以醫為”自問,傾全力救死扶傷,決不挾醫技以謀私利,至今為人所傳誦。

一九一八年,先師與醫學堂師范班的幾位優秀學生集資,在軒岐公所附近開設了“雙桂堂”藥店。時值暑天,溫病肆虐,死亡者甚眾。先師便與名醫王恭甫輪流在該店坐堂施醫。該店宗旨在濟世活人,診者分文不取,貧病不支者,施之以藥,故一時門庭若市,前來應診者甚眾,活人無算。先師雖收入減半,但淡泊生活,恬然自樂。殊知,民元以來,軍閥混戰,墨吏成風。“雙桂堂”這爿濟人小店也難逃厄運。兵匪荷槍“借款”,污吏尋機勒索,苛捐雜稅,名目繁多,“雙桂堂”滲淡經營僅兩年就只好關門大吉了。先師步入社會就感到它的黑暗,曾有《重陽感賦》一首記其事略:

 重陽風雨吏催租,敲斷何堪到苦儒。
 國事步艱兵盡匪,民權墮落主猶奴。
 十載干戈天下瘦,一行雁字眼中徂。
 安能覓得桃源路,薄蕩漁舟一事無。

此后,先師在重慶國醫藥館、光華國藥公司、永生堂等處行醫。先師診病,無問貧富貴賤,一律以來診室先后為序。有時一二富商要求提前,則應買“特號”或“拔號銅牌”一枚,其診金相當于一般診金的五到二十倍。先師常云此是“千人吃藥,一人給錢”。隨將所得施濟于人,常在貧病者處方上角書“記棹仙賬”字樣。當病人得藥時,熱淚縱橫,感激之情,難以言表。三十年代初,一個冬日的深夜,細雨綿綿,寒風刺骨。先師出診后返回冉家巷寓所時,見一中年男子,衣衫襤樓,病臥在地,切其寸關尺脈俱無,幸太溪脈尚存,乃就處取金針刺之,俄頃乃蘇。復取熱姜糖水服之而起,再饋贈所攜診療所得。男子熱淚滿眶,對先師連稱“神仙、神仙”而去。

在我跟隨先師期間,見先師對病人總是和藹可親,從無疾言厲色,故無論貧富貴賤,尊卑長幼,都 樂與談,這對他搜集病史資料,作出正確診斷,不無幫助。他常說:“出診乃中醫之傳統美德。”故從不以名醫自居,無問院內院外,街頭鄉間,凡有延請必至。一九六五年在溫江縣農村巡回醫療時,他已七十三歲高齡,因忙于診治,飯常常熱了又涼,涼了又熱,直到診完病人方才就餐。

先師謝世后,好友謝慕沙先生曾撰“吳棹仙墓志銘”謂:“先生醫術,世或可企及,而醫德之高,則人所尤難能者。”此確非溢美之辭。先師平生勤樸,除基本生活用度外,余皆用以辦醫院、興學校,濟困扶貧。雖為一代名醫,去世之后,家中竟毫無積蓄。

面對逆流奮起抗斗

先師平素溫文爾雅,從不與人相爭。但在大是大非面前,卻旗幟鮮明,無異沙場猛將,英勇頑強。

一九二九年,國民黨中央衛生委員會通過了余云岫之流的所謂“廢止舊醫以掃除醫藥衛生之障礙案”。消息發布后,全國醫界群情激憤,民怨沸騰。當時中醫雖眾,但皆各自開業,向無組織,形同一盤散沙,斗爭甚不得力。先師睹此現狀,奮然而起,四處奔波,聯絡同道,很快就成立了重慶市中醫藥聯合分會,大力開展宣傳活動,與余云岫之流作殊死斗爭。其時,《商務日報》影響甚大,先師偕同人與之交涉,利用該報周末一版篇幅,辦起了《醫藥周刊》,先師以“虎溪非漁子”為筆名,擔任主筆,宣傳祖國醫學之是,痛斥余氏謬論之非,一時暢行省內外,爭相傳誦。

余云岫著文云:“《內經》東方生風,東方是日本,并非是造風之所,以此知《內經》東方生風之說為不經也……”先師著《東方生風辯》一文,針鋒相對,痛斥邪說,并將論文直寄余氏。余又云《傷寒論》“陰陽二字不科學,什么太陽,太陰,之為二字,有何用處……”先師又著文斥之,再將長文寄余氏。當年的《醫藥周刊》上有“燈謎”數則,為:“日蝕,月蝕,大端陽”,以《傷寒論》句和藥名破。日蝕、月蝕句是“太陽,太陰,日月有病,天地必然昏暗”,暗指當時社會黑暗。后句是指他(余云岫名巖)背離人民意志,必然要從巖上絆下(半夏)來。

在全國人民的抗議下,國民黨當局不得不取消“議案”,斗爭取得了勝利。全國中醫藥界歡欣鼓舞,認清了F□D政府的真面目,認識到團結斗爭的力量大。在這場救亡圖存的斗爭中,先師是有一定功勛的。

治學嚴謹一絲不茍

先師對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、《傷寒論》、《金匱要略》等經典著作,不僅都能原文背誦,且字斟句酌,做到了解經字字有出處。如一九六零年他所著《靈樞淺注》共三十八篇,二十余萬字,以“解字”、“釋詞”、“釋義”為凡例,頗為精要。今錄幾段如下,以饗讀者。

《靈樞淺注·九針十二原第一》

[解字]

“閇”。考諸字書,都無“閇”字音義。梁《玉篇》載之,為俗閉字。竊疑之、惑之。夫《靈樞》古經醫籍,寧容有俗字入開宗明義之篇耶?!果如《玉篇》所言,則俗之為言者,庸也,常也。他書中亦當層見疊出者矣,何僅《靈樞》獨此一字哉!以“閇”為閉,《玉篇》誤矣。余嘗細味《靈樞》經文,“閇”而曰決,必潴水之門,水性趨下,門其形而下共聲,下亦義也。復遍閱門部諸字音義,《正字通》詁閘宇云,漕艘往來.臿石左右為門,設版潴水,時啟時閉以通舟。永門容一舟,銜尾貫行,門曰閘門,河曰閘河,謾閘官司之。《廣韻》閘為古盍切,《集韻》閘為容盍切,盍與盇通,有去入二聲,進悟“閇”為閘之本字也。

《靈樞淺注·本輸篇第二》

[解字]

“俞”:此一字有三音,音不同,義亦各別,分言之如下。

(一)云俱切,音臾,通作愉。

《禮記》男唯女俞,有內應外達之義,《論語》情愉如也。注:和悅也。

(二)音輸,與輸音義并同。

《左傳》載:“秦于是乎輸粟于晉,自外而內,補其不足。”與此篇名本輸,言天者求之本,天生萬物之本質,輸之于人之四未,亦自外面內,補其不足。俞與輸通,讀平聲,俞即輸之本字也。

(三)音戍,乃輸之去聲,孔穴名也。

俞讀去聲,指一穴位而言。本篇云:所溜為滎,所注為俞。五藏五俞,大淵、大陵、太沖、太白、太溪,亦三焦所止為原之處。十二原出于四關,四關主治五藏,亦有男唯女俞,內應外達之義。脈會大淵,有來有去,皆在一隅,與五藏六腑,概括各經脈數穴而言者不同,故人迎動脈.秋喻在膺中,亦指教穴而言。腧與俞一為廣義,一為狹義。注《靈樞》者,搜《康熙字典》者,將腧俞二字混為一談,有乖經旨,特此正之。

《靈樞淺注·邪氣臟腑病形第四》

[釋詞]

“虛邪”:東南西北,春夏秋冬,辟之有時,統名虛邪。分言之有微邪、賊邪之類。如春日起西風,夏日起北風,此金來克木,水來克火。請言賦邪,如秋日起東風,冬日起南風,則我所能制者,此為微邪。且有匹正四隅之分,如春夏之交,起西北風,夏秋之交,起東北風,秋冬之交。起東南風,冬春之交,反起西南風,皆為虛邪。“正邪”:四正四隅,名曰八正。風從正面來,以天之六元起之。太過而病人也,為六淫之正邪。合乎四時生長收藏者,則為四時五常之氣。太過而病人,客于三陰三陽者,謂之六淫,皆正邪之稱也。

《靈樞淺注·官針第七》

[釋詞]

“官針”:古稱官者有六。天官、地官、四時之官。春為秩宗,夏為司馬,秋為士,冬為工,天官曰稷,地官曰司徒,上下四旁,有一定規律,針而曰官者,以小針有九,法天、法地、法人、法時…… 推而為五音,六律,七星,八風,九野,身形應九野,大乙應中州,首頭應夏至,腰尻應冬至,左脅應春分,右脅應秋分。立春夏于左足手,立秋冬于右足手,戊已太乙所在,是謂天忌,故曰官針。


遵經重道針藥奇功

先師遵經重道,對醫經有精深造詣。其用方藥,一以仲景方為主,方小而效宏,且應用靈活,時人以經方家稱之。又長針灸,針藥并施,起死回生,治有神功。

民國初年,重慶軍閥混戰,時為六月炎暑,士卒日夜蹲戰壕中,寒濕侵襲,病倒者甚眾。病者謂寒冷難奈,雖復以重被,仍戰栗不已。捫之則身若燔炭,汗出淋漓病不退。經治不愈,乃延先師診治。思忖良久,乃悟“病人身大熱,反欲得近衣者,熱在皮膚,寒在骨髓也;身大寒,反不欲近衣者,寒在皮膚,熱在骨髓也”之理。《傷寒論》原文之后無方藥,先師乃據古人論述,立案云:“病原酷暑出征,枕戈露臥,以致寒傷骨髓,熱淫皮膚。法宜專煎附子以祛伏寒,輕漬三黃,以滌浮熱。當否,可請高明論證。擬方:制附子24克,黃芩、黃連、大黃各9克。按古法先煎附子二小時,以不麻口為度。將三黃待水沸時浸半分鐘,將藥液濾出,合附子汁混合,微溫即飲之。”服三次,表熱退,寒戰止,一劑乃瘥。

二十年代初,重慶興修公路,線上掘荒冢甚多。一日歸家途中,先師見一男子呼號腹痛難忍。止而診之曰:此為《金匱要略方論》所附“外臺走馬方湯”證也。乃書醫案云;“因掘親冢,腹痛難忍,此必啟棺時為穢濁之氣所傷也。擬方:杏仁2枚,巴豆2枚。用綿包纏,搗細如泥,溶于沸水中,捻汁濾渣飲。”服后食頃,腹瀉一次,痛漸解而瘥。先師云,讀書不但要熟記正文,附文也應熟讀默記,用時才能得心應手。該方原注“通治飛尸鬼擊病”,是補正文之不足。林世雍按《金匱方歌》注釋“仲師陽走馬湯”一句是后人所附。仲師是漢代末年人,而《外臺秘要》則梓行于唐代,何其顛倒如是耶?先師分析,令人折服。

先師活用古方,常能出奇制勝。抗戰初期,重慶山洞地區麻疹流行。冬末診一男孩,二歲許。病兒初時疹出身熱不甚,不惡寒,微煩咳,納呆神倦,大便二日未下,脈細而數。及至麻疹出齊后,忽昏憒喘促,病勢危篤。先師脈證合參后謂,此可按《傷寒論》“大病瘥后勞復者,枳實梔子豉湯主之”。書方:“枳實小者1枚(炮,小碎),山梔子、香豆豉各6克,加米泔水煎藥。”僅服一劑即神清,再劑而喘定,三服則余熱悉去,病告痊愈。先師謂:勞復多指成人大病之后,復因風寒外襲,多言多怒,形勞房勞,梳洗沐浴,飲食不節等等,皆可致之;在幼兒可考慮風寒侵襲,飲食損傷,正衰不勝余熱。以該幼兒論,麻疹齊后,病當向愈。然元氣受損,氣血未復,余熱未盡,正不勝邪,重復發熱,死灰復燃。故此,有昏憒喘促,病勢危急之象。此乃虛熱郁火,從內發也。其子又問先師:“習俗用枳實,皆以錢計量,而此則獨以枚計何也?”師答曰:“凡物用枚者,取其氣之全也,氣全則力足矣。今病既重,正氣已衰,量重則正氣不支,量小則邪氣不破,今用氣全之物,而力可倍,結可開矣。”

民國初年,先師在巴縣虎溪鄉開業。一日深夜,農民陳某來延先師為其內人診治“溫熱病”。謂病逾旬日,咽中痛。再至陳家,已聞哭聲。陳某謂:“請先生從后門進,免見死者,謂為‘送終’也。”先師答曰:“危而不救,何以醫為?”乃徑直入患者門。病人已穿殮服,停榻上,腳燈點明。師手執燭細察,見其面色未大變,雖寸口人迎無脈可尋,但跌陽脈微。捫其胸尚溫,微有搏動。詳詢病因后,先師思之:半夏辛溫,可和胃氣而通陰陽,有開竅之妙,氣逆能下,郁結能開。其時夜深,又系鄉間,距場鎮藥肆甚遠。憶及《傷寒論》苦酒湯或可救之。時當夏末秋初,執火把荷鋤而出,得半夏二枚,先師囑按古法,用大者一枚,洗凈,切十四塊薄片,雞蛋一枚去黃,加米醋少許,混勻,微火上煮三沸去渣,湯成撬齒徐徐灌之。如食頃,病人目微動,繼而有聲,又少頃,競能言語。守候達旦,竟起。后服安宮牛黃丸,迭進湯藥調理月余而安。先帥妙手回生,一時響于鄉里。先師不僅是著名的經方學家,在針灸學上也有很深的造詣。其用子午針法,能極《靈樞》補瀉迎隨之妙。自一九五五年冬赴京獻《子午流注環周圖》于毛主席□主席,神針之譽,馳于國中。他用針本子午流注、靈龜八法的理論,結合每一病人的不同脈象、體質、病情輕重,按時開穴進針,同時辨證用針,采取不同的針刺深度和手法,故不少危篤病患,得針而愈。

抗戰初,日寇于五三、五四空襲重慶,市民紛紛退避山洞內。是年病瘧者特多,服奎寧、瘧滌平等無效,來國醫藥館求治。先師分析道:此是洞中受寒,夏暑而汗不出,故病瘧。他分別采用燒山火、透天涼之手法,按子午流注理論開時取穴,治愈瘧病,不知凡幾,深得貧苦市民贊頌。先師用針,活人以萬千計,然“勤于立德,疏于立言”,在《子午流注說難》中,僅舉了癲證、風中少陰重證、急驚風、鶴膝風、歷節風、氣郁結胸熱痛等案。雖僅數案,亦可見其用針之神妙矣。

先師常嘆:“古之注《靈樞》,如史崧,馬蒔、張志聰、汪讱庵、黃元御等,文非不善也,理非不嫻也。惜均不長于針刺灸芮(火旁)。”認為針灸之道,登堂入室,非盡解《靈樞》則無以成就,并認為只談理論,而不實際操作亦無以成就。故理論聯系實際,數十年如一日地親自操作,從不間暇。垂暮之年操作不便,也要親自診示,一一指點,待病人獲效,心乃得安。同時,他還針對針灸中只針不藥的風氣說;針法亦非萬全之策,當針則針,當灸則灸,為鞏固療效,還須服用中
藥以補針、灸之不足。


培桃育李鞠躬盡瘁

為使祖國醫藥學昌明萬代,造福人類,先師將畢生精力獻給了中醫藥教育事業。

一九二九年,為與余云岫之流抗爭,先師約集渝州同道三十六人,籌資九千元,于桂花街成立了“重慶市國醫藥館”,親任館長職。該館設各種門診處、送診處,并于樓上設“住院部”收治危重病員;晚上則約請醫生會診,討論醫療方案,切磋技藝。使過去自守門戶之見的醫界賢達,濟濟一堂,開互相交流學術風氣之先。繼又創辦“國醫傳習所”。先師任所長,邱明揚(成都中醫學院教師,已逝)任主任教師。設《內經》、《難經》、《金匱要略》、《傷寒論》、《神農本草經》、《婦科學》、《國醫診斷學》等課程,抗戰前即畢業了男生部、女生部各一班。

抗戰期間,重慶被炸,傳習所遷至郊區“山洞”,先師又積極籌建“重慶中醫院”,“巴縣國醫學校”。當中醫院奠基時,先師揮毫題詩作賀:

中醫院奠基(庚辰正月半)

太平舊歲新花朝,父子西山插秀苗。試看他年垂茂日,葡萄累累綠蔭嬌。

為辦學校、醫院,先師歷盡艱辛,方籌得資金四萬元之譜,建成大小樓房三座。環境適中,地勢寬敞光線充足,尤為壯觀。殊知學校僅辦了兩期,就被國民黨海軍部和銀行巧取豪奪,強行征用。未畢業的學生只好遷至西山苗圃周宅上課。兩年后,因偽政府的重重壓迫而停辦。先師懷著無限憤慨之情作詩記其事略:

 賣母校(一九四二年壬午中秋丙夜)
 抱璞陵陽類我癡,勞勞東逐又西馳。
 拋將城郭遠空襲,留得镃基待好時。
 一室高明群鬼瞰,寸心暗淡幾人知。
 三年兩賣母醫校,何日長桑飲上池。

抗戰勝利后,國民黨政府不讓人民休養生息,挑起內戰,致使山城物價飛漲,民怨沸騰。當此之時,師欲再辦學校,已非易事。乃招小部分學生,在“永生堂”講學,培育人才。他曾數次向市中區七星崗警察局交涉,要求歸還校舍,但次次都是碰壁而歸。一九四九年春,先師曾賦詩一首,記收回校舍之艱,培養學生之難;

花朝(一九四九年春)

縈懷字水溉三巴,塊壘難消問酒家。

剪剪春風生意淺,何曾桃李綠天涯。

一九四九年底,山城重慶獲得解放。建國初,百廢待興,千頭萬緒,但是共產黨首先關心民生疾苦,平抑物價,使生產很快恢復,社會出現一派欣欣向榮景象。經歷了兩重社會的先師,怎能不無限感激黨,熱愛新中國呢?先師以一技之長,為國為黨分憂。一九五零年經重慶市文教局批準,在和平路創辦、“蘇生國醫院”,又在通遠門外歸元寺成立了“中華醫藥科學講習所”。一九五一年春,該所招生,高級班、初級班各五十人,全由先師籌集資金,自編教材,為國家培養人才。是年秋,黨和政府為提高中醫技術而興辦了“西南衛生部中醫進修學校”。一九五四年先師被聘為該校教師。之后,又成立重慶市第一、第二中醫院,先師受委為院長。一九五五年底,出席全國政治協商會議,向毛主席獻《子午流注環周圖》,當時先師的心情是無比激動的,曾賦詩一首紀念:

 獻圖碰杯禮

 昔年偽政太昏昏,欲樹長桑無處根。
 三世醫懷卞和璞,今宵一碰入京門。

會議期間,回首往事,心潮起伏,夜不能寐,特別是他聽到周總理的報告,黨和國家要創辦四所中醫學院時,更是精神振奮,表示愿為培養后代,效盡綿薄之力。

成都中醫學院開辦,聘先師為醫經教研組教師,后委以醫經教研組主任,喜看夙愿得償,祖國醫藥,后繼有人,乃賦詩一首,以舒胸懷:

 振興中華醫藥(一九五七年秋)

 回思十載苦蕉窗,樂此三秋課錦江。
 掘展岐黃有夙愿,不甘祖國遜他邦。
 院中老李殖秾辛,池上長桑青梓桑。
 混混盈科看后進,放乎四海喜洋洋。


先師在校期間,工作勤勤懇懇,任勞任怨,深受師生員工的贊揚。他感到黨對自己太尊重,太愛護了,士為知己者死尚不足惜,況共產黨完全是為國為民,為子孫后代謀幸福的!他決心為黨的中醫事業奮斗終身,乃將在渝的母親、妹妹、兒孫等遷來成都定居,時值向黨交心活動之際,他向黨表示決心,服從工作需要:“派我上山,采藥煉丹。派我下鄉,服務農莊。許我返院(重慶),又把脈看。留我授課(學院),絕不缺課。”寫畢笑道:此言吾之志也,愿在黨的領導下,不論在什么地方,都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。

先師成為一代名醫,與他持之以恒地刻苦學習分不開。出診或偶得小憩,他總要隨手攜帶一個提包,內裝醫書、詩文數冊,以備查閱。直到老年,仍查閱典籍,溫故知新。真是活到老,學到老,做到了“學而不厭”。

先師待人忠誠,和藹可親,對病人、學生、同事,娓娓而談,百問不厭。每次向我們傳道、授業、解惑,總是反復再三,猶恐不能理解。他常說:“我要把所知的知識和經驗全部交給下一代。”課余時間,學生們到宿舍請教,他都熱情接待,真正做到了“誨人不倦”。故有人評論先師如“金鐸”,叩之則鳴。

但是,象先師這樣博學多才,心地善良的忠厚長者,十年內亂期間,卻難逃厄運,不幸于一九七六年九月含恨去世。粉碎“四人幫”后,成都中醫學院為先師平反昭雪,推翻了強加給先師的一切誣陷不實之詞,倘先師英靈有知,亦可含笑九泉了。

.
吳棹仙(1892-1976)老師不僅是我國著名的醫經、針灸學家,也是一位著名的中醫養生學家。吳老養生,持之以恒,若非躲避地震,遭遇不測,客逝云南,他要“度百歲乃去”,那是毫無疑問的。我和吳老同在成都中醫學院工作,尤其是1970、197l兩年又在成都軍區五七干校的同一連隊朝夕相處,共同生活,對吳老的養生方法略知一二,現簡介如下,以供愛好諸君研析。

一、吳氏“精神藥酒”

吳老在1935年創辦“重慶國醫藥館”時自制有一種“精神藥酒”,不但自用,也時有出售。其處方是:人參五錢(15克)、干地黃五錢(15克)、枸杞子五錢(15克)、淫羊藿三錢(10克)、沙苑蒺藜三錢(10克)、母丁香三錢(10克)、黑沉香一錢(3克)、遠志一錢(3克)、荔枝核七個。上藥9味,以高粱白酒2斤浸泡45天后啟用。一般每日早、晚各服1次,每次1小杯(約30毫升)。吳老說,此酒有溫腎助陽,補氣益血,益智安神,行氣止痛功效。他怕我們記不住,曾寫過這樣一首方歌:“參杞生地各五錢,羊藿沙苑母丁三,志香各一荔核七,日服兩杯精神安。”

我曾持吳老的處方到五七干校駐地的鄉醫院藥房幫吳老配過藥。當時他已70多歲了,我見他堅持每天服藥酒后精神旺盛,筋骨不僵,鶴發童顏,神采奕奕,遂萌生了也服此酒的念頭。孰知才服2天,就覺口干舌燥,鼻涕帶血,繼而面部及足趾上也長了瘡癤,苦不堪言。無奈,我只得向吳老求治。吳老為我治好病后,給我講了一通“無病服藥,易傷其正”的道理。他說:“兵之設也以除暴,藥之投也以攻疾,亦不得已而后用”。“凡藥皆有毒,非但烏頭、附子有毒,就是人參、甘草等補藥,也自有其偏性。這種偏性若與病之屬性不合,亦可視為毒。久服之毒、小毒謂之毒,雖甘草、人參不可不謂之毒,久服必有偏性,氣增而久,夭之由也”。“精神藥酒”乃溫補腎陽之品,專為50歲后陽氣偏虛、腰膝酸軟、手足不溫、小便頻數、夜寐不安之人而設,你才二十四、五歲,血氣方剛,服之豈有不“上火”之理!無病服藥,不虛而補,無異于無事生非,引火燒身。吳老的教誨使我終生受益,以后再也不敢亂服補藥了。

二、“要得一身安,常把涌泉按”

吳老每晚洗足后總要按摩足部10來分鐘,并說“要得一身安,常把涌泉按”。我問為什么,吳老答日:涌泉穴位于足心,當蜷足趾時之凹陷處。它是足少陰腎經的井穴(起點)。腎為生氣之臟,立命之根。常按涌泉穴,有滋陰補腎,益智安神的功效,故而不僅對頭昏、頭痛、癇疾、驚風、失眠有一定治療作用,且可因按摩而活躍腎經內氣,達到防止衰老有利健康長壽的目的。按摩涌泉一般在晚上熱水洗腳后進行。吳老說,按摩也要講究方法。小兒一般采用推法、揉法,由自己或家長操作。成人可采用擦、推、揉法,每法各做50次。擦法應用力,直至涌泉穴發熱為止,兩足交替進行。不熟悉按摩手法者,也可采用按和搓的辦法,熱水洗腳后,先對準涌泉穴用食指或中指用力按二、三十下,然后再用食指、中指和無名指的指面用力先作順時針搓揉,再作逆時針搓揉,直至穴位發熱為止。吳老說:穴位按摩,貴在持久,若能持之以恒,是有百利而無一弊的。

三、吐納與導引

“文革”初期,吳老遭到過不公正待遇,其中有一張大字報說吳老每天早晨七、八點鐘都要面向東方“吞太陽”。“太陽就是毛主席”,反對偉大領袖,這在當時可是反ge命的罪名啊!

在五七干校晨練時我問吳老這是怎么回事。吳老說,這那是什么“吞太陽”嘛!這是中醫的一種養生方法,名叫吐納。它是用一種特殊的呼吸方式,進行吐故納新,使精神集中,意志閑靜,不受外界環境所影響的內養功法,也就是《素問·上古天真論》所說的“呼吸精氣,獨立守神”。吐納的方法是每天早晨天快亮時,面向南方(不是東方),把精神安定下來,集中思想,消除雜念,閉口,舌抵上顎,作深長的吸氣,然后慢慢地吐出。同時引頸咽氣各7遍,然后把舌下所生的津液咽下去。我問吳老這是否是他的獨創,他說不是,《素問·遺篇刺法論》早有記載,并脫口而出:“腎有久病者,可以寅時面向南,靜神不亂思,閉氣不息七遍,以引頸咽氣順之,如咽甚硬物,如此七遍,餌舌下津無數”。吳老說,也有人稱咽津液是“治陰虛無上妙方”。這種方法不擇場地,簡單易學,調節體內陰陽平衡,既可養生,又可治病,確是可以發揚光大的。

吐納之后,吳老還愛做一些活動筋骨的動作,其招式既非太極拳,又非廣播體操,他說這是他60年前(青少年時代)學會的日本柔軟操。這種操以意領氣,以氣合力,動作柔和,很象古代的導引術。吳老認為,現在的鍛煉方法很多,不管是太極拳、武術,還是廣播操,都是很好的鍛煉方法,都可以通過有規律的呼吸、俯仰、手足屈伸的動作來舒利關節、調和血氣,達到強身健體、防病治病的目的,但關鍵的是選擇好一種自己認為最適合的方法后就要長期堅持下去,不要半途而廢。

此外,養石以怡性,詩書以寄情。吳老性情開朗,豁達大度,不計名利,篤信孔孟之道,有儒者風范,這些都是他所尊崇的養生內容和方法,是值得我們學習的。

好文章,怎么沒頂?
自己頂!

好文章,怎么沒頂?
自己頂!

序號 評論者 共有評論 1   【論壇瀏覽】  【發表評論】 評論時間
1 epylysf 好榜樣
每一位前輩都是我們學習的榜樣
2008/6/17 21:47
 共有評論數 1  每頁顯示 10
頁碼 1/1  |<  <<   1   >>  >| 
Powered by DiY-Page 5.3.0 © 2005-2019
七星彩生日号码中奖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