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味堂中醫氣功普教網  
歡迎您光臨 五味堂 (www.eqgnsl.icu)濟世之道,莫先于醫;療病之功,莫先于藥……五味堂 宗旨:【傳承中醫中藥國粹,弘揚氣功武術瑰寶——致力于全民健康!】五味堂網站是提供傳統中醫養生保健知識、經方秘方驗方、中藥草藥知識、醫療保健氣功、武術氣功、傳統拳械、易學邊緣知識等,供網友、會員繼承、應用、研究、發揚祖國傳統優秀文化的網上交流平臺……網站正在逐步建設完善,現已開放注冊,歡迎有志于振興中醫、弘揚國粹的同仁蒞臨指導交流,共同研討、提高。也歡迎所有信任和支持傳統中醫藥、民間中草藥、武術氣功的朋友經常來 五味堂 了解、學習、交流。祝大家健康快樂 ^_^
..
..
..
點擊交談..
..
..

論壇帖子內容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Thread Content
寒熱真假最緊要處——火神派案例賞析(轉)
作者 五味堂主   查看 4404   發表時間 2008/11/10 08:44  【論壇瀏覽】

寒熱真假最緊要處——火神派案例賞析(轉)


 


上3期醫話介紹了火神派善用附子治病的案例,那確實是“功夫全在陰陽上打算”,讓我們領略了火神派的風格。其實,最能體現其水平的地方并不在此,而在于對寒熱真假證候的辨識上。這主要指假熱真寒和假寒真熱兩種錯綜復雜、疑似難辨的局面,那才是關鍵時刻,所謂識見不明,“誤用即死”的最緊要處。陳修園言之鑿鑿:“良醫之救人,不過能辨認此陰陽而已;庸醫之殺人,不過錯認此陰陽而已。”火神派各家在這方面都有一套辨識寒熱真假的功夫,常能在一派熱象中辨出真寒,在一派寒象中辨出真熱,力排眾議,扶危救逆,力挽狂瀾,演繹出許多令人驚嘆的精彩案例,下面圈點一些這方面的案例以供賞析。


1 陰極似陽

楊某,男,32歲,云南姚安人。1923年3月,病發已20日,始因風寒,身熱頭痛,某醫連進苦寒涼下方藥10余劑,且重加犀角、羚羊角、黃連等,愈進愈劇,危在旦夕,始延吳氏診治。患者“目赤,唇腫而焦,赤足露身,煩躁不眠,神昏譫語,身熱似火,渴喜滾燙水飲。小便短赤,大便已數日不解,食物不進,脈浮虛欲散。”吳氏認為證系風寒誤治之變證,誤服苦寒太過,真陽逼越于外而成陰極似陽之癥。“外雖現一派熱象,是為假熱;而內則寒涼已極,是為真寒。如確系陽證,內熱薰蒸,應見大渴飲冷,豈有尚喜滾飲乎?況脈來虛浮欲散,是為陽氣將脫之兆。”治之急宜回陽收納,擬白通湯加上肉桂為方:附片60g,干姜26g,上肉桂(研末,泡水兌入)10g,蔥白4莖。方子開好,病家稱家中無人主持,未敢服藥,實則猶疑不定。次日又延吳氏診視,“仍執前方不變”。并告以先用肉桂泡水試服,若能耐受,則照方煎服。病家如法試之。服后即吐出涎痰碗許,人事稍清,內心爽快,遂進上方。病情即減,身熱約退一二,出現惡寒肢冷之象。已無煩躁譫語之狀,且得熟睡片刻。乃以四逆湯加上肉桂續服:附片100g,干姜36g,甘草12g,上肉桂(研末,泡水兌入)10g。服藥1劑,身熱退去四五,脈稍有神。尿赤而長,略進稀飯。再劑則熱退七八,大便已通。唯咳嗽痰多夾血,病家另請數醫診視,皆云熱證,出方不離苦寒涼下之法。鑒于前醫之誤,未敢輕試。其時病人吃梨一個,“當晚忽發狂打人,身熱大作,有如前狀。”又急邀吳氏診視,見舌白而滑,“仍喜滾飲”,判為“陽神尚虛,陰寒未凈。”仍主以大劑回陽祛寒之法,照第2方劑量加倍,另加茯苓30g,半夏16g,北細辛4g,早晚各1劑。連服6劑,3天后再診,身熱已退,咳嗽漸愈,飲食增加,小便淡黃而長,大便轉黃而溏。前方去半夏、細辛,加砂仁、白術、黃芪,連進10余劑,諸癥俱愈。(《吳佩衡醫案》)。

 

此案既顯吳氏辨證準確,獨具慧眼,又示其火神用藥風格。在一派熱象之中,以“渴喜滾燙水飲,脈浮虛欲散”為辨識陰證眼目,實在令人欽佩。其實,從其服苦寒涼下之藥而病“愈進愈劇”,亦可推知絕非陽證,這同樣是一辨證依據。最可奇者,病人吃一梨后,竟然“忽發狂打人,身熱大作,有如前狀”,此系陰證食涼必然加重之理,吃梨尚且如此,若進苦寒涼藥呢?后果不堪想象。吳佩衡以多年經驗總結了陰陽辨證十六字訣,可謂青囊之秘:陰證:身重惡寒,目瞑嗜臥,聲低息短,少氣懶言。兼見口潤不渴或喜熱飲,口氣不蒸手。陽證:身輕惡熱,張目不眠,聲音洪亮,口臭氣粗。兼見煩渴喜冷飲,口氣蒸手。


2 假熱真寒

車某,男,74歲,四川成都人。1975年4月初感受風寒,全身不適。自擬溫補湯劑服之,病未減輕,勉強外出散步,受風而病情加重。頭昏體痛,面赤高熱,神志恍惚。查體溫39℃。診為感冒高熱,注射慶大霉素,高燒仍不退,病勢危重,邀范氏至家中急診:陣陣昏迷不醒,脈微欲絕。已高燒三日,雖身熱異常,但重被覆蓋,仍覺心中寒冷。飲食未進,二便閉塞。雙顴潮紅,舌淡潤滑,苔厚膩而黑。辨證:患者高熱,神昏,面赤,苔黑,二便不通,似陽熱之象。但雖高熱,反欲重被覆身;身熱面赤,而四肢厥冷;二便不通,卻腹無所苦;苔黑厚膩,但舌潤有津;高燒神昏,無譫妄狂亂之象,而脈現沉微。參之年已古稀,體弱氣衰,實一派少陰孤陽飛越之候,生氣欲離,亡在傾刻。雖兼太陽表證,應先救其里,急投通脈四逆加蔥白,直追散失欲絕之陽。處方:制附片(久煎)60g,生甘草30g,干姜、蔥白各60g。服上方2劑,熱退,黑苔顯著減少。陽回而陰霾初消,陰陽格拒之象已解。但頭痛、身痛,表證仍在;腎陽虛衰,不能化氣,故仍二便不利。以麻黃附子甘草湯驅其寒而固其陽,加蔥白生少陽之氣,處方:麻黃10g,制附片(久煎)60g,生甘草20g,蔥白120g。上方服4劑,頭不覺昏,二便通利,黑苔退盡,唯身痛未除。雖陽回表解,仍舌淡,肢冷,陰寒內盛,呈陽虛身痛之象。宜溫升元陽而祛寒邪,以四逆加遼細辛主之。處方:制附片(久煎)60g,炙甘草20g,干姜30g,遼細辛6g。服2劑,余證悉除,以理中湯加味調理之。(《范中林六經辨證醫案選》)。

 

本例證似陽熱,而脈微欲絕,脈證不符。范氏遇此寒熱真假難分之際,全面審度,尤重舌診,凡舌質淡或淡紅、暗淡,舌體胖或有齒痕,舌苔白膩、灰膩、白滑者,均為附子或四逆湯的使用指征,此為范氏獨到經驗。本例其舌質淡,為陰寒內盛;苔黑而潤滑有津,乃腎水上泛,斷不可誤認為陽熱,實為陰寒內盛已極,虛寒外露之象。

序號 評論者 共有評論 0   【論壇瀏覽】  【發表評論】 評論時間
當前無任何評論,或評論已被禁止顯示
 共有評論數 0  每頁顯示 10
頁碼 1/0  |<  <<     >>  >| 
Powered by DiY-Page 5.3.0 © 2005-2019
七星彩生日号码中奖故事